太多的滑板内容是否会“毒害”滑手身心?

大家可能不理解一天下来都在看滑板内容是什么感觉,作为滑板媒体从业者,有时候我也怀疑过看太多类似重复的内容会不会对自己的身体和大脑有影响。滑板频道发布滑手的个人部分,ins上面飞天遁地的滑板短视频和照片,各大网站的文章/采访,这么多的滑板内容的爆发式出现会有问题吗?不断涌现的滑板媒体会对滑手的心理有影响吗?

在之前Jenkem就曾做过这样的实验,他们为了科学以身示范,让其中一个小编剪出一个McClung三兄弟的滑板长视频,一整天的时间内沉浸这些滑板镜头当中,看下是会迷失自我,越看越上瘾,还是过多的视频量导致身心不适。

“我首先下载了所有能够找到的McClung三兄弟视频,每个滑板部分、网络剪辑和广告,把他剪成一个2小时不间断的疯狂素材,这将成为我一整天媒体消遣的主要来源。”

“我需要至少从头到尾观看一次该视频,每当我想观看其他任何类型的视频时,我都必须返回去观看它”

每当我想听音乐时,我也只能播放这个视频,哪怕只是在耳机里面听音频。我还在开了个账户上只关注了他们三小只的社交媒体,所以每当我想刷刷手机时,我就只能看他们几个人的消息。就是这样一整天完全沉浸在这个世界,很疯狂对吧?

“ 实验当天,我早上六点起床,然后一口气看完这个视频。开头就是足足九分钟长度的粗剪片段,没有配乐,但通过它我开始观察到一些细节,Trent McClung蹲下的样子总是很奇怪。我意识到是因为他的大腿超级短,加上膝盖向内弯曲,所以这让他的姿势看起来很僵硬,很短。”

“不过这三人里面我还是最喜欢他的风格,在看完三十分钟之后还是津津有味,唯一想抱怨的地方就是,为什么会有人一直喜欢用慢动作效果剪素材,太tm烦人了。”

“在中间的部分结束后,我检查了时间,是早上7点35分,我已经不想再继续看滑板视频了,我只想关掉电脑,盯着我的猫看一会儿。我在沙发蠕动了很久,上了几次厕所,(放心,我把笔记本电脑带到卫生间了)。终于这个视频以壮观的大招收尾,早上八点零几分,我洗个澡就去上班了。”

一般我在通勤途中收听播客,这次与其相反,我将会听45分钟的滑板音频。估计没有人只听滑板音频然后四处走动,因为这看起来很疯狂。但实际上效果不错,清脆的滑板声音,让我从地铁里的满是大叔阿姨的环境脱离出来,想象自己在滑板。

“中午时分,我开始刷手机,浏览社媒,看看McClung兄弟们在干什么。其实他们都没有很真诚的在用ins或者推特,只是以一种平淡无奇的职业滑手方式在使用它,每天发布3条推文,都是附带有赞助商和滑板产品的信息。没有啥是关键核心的,略显无聊。”

“午餐后我继续看视频,它已经越来越难以引起我的注意,我不想再看到nollie full cab下十二阶了,或者是在石台之上像抹了黄油一样做无止尽的tailslide。我根本不想看滑板,尤其是我自己不能滑板的时候,我讨厌这样。”

在工作日剩下的时间里,每隔一小时我就会以视频、音频和社媒的形式回到滑板内容上,无论我是纯粹因为好奇心想看,还是在干杂活/日常工作的时间里。

“到下午 6 点,它们变得像空气一样,我到处都能看到他们,听到他们的声音。我甚至发现我把它们的视频当做嘻哈歌曲里的Beat一样,哼唱节拍。这就是过多消费滑板媒体对你造成的影响,它把你变成了一个滑板视频。”

总结:我看了大约有五个小时视频,听的话也听了不少。在这漫长的一天当中,我对滑板内容有很多不同的感受,有时我喜欢它,有时希望他们下地狱。

这个实验确实毒害了我的大脑,但并没有完全破坏它。相反我意识到因为多年观看滑板的经历,我的大脑已经早就被破坏了。在24小时不间断观看滑板视频之后,我第二天醒来,还是想观看更多滑板视频。

也许我在之前的人生中没有无休止的看滑板剪辑的话,这个实验可能会产生不一样的效果。也许一个不滑板的人会因为这个可怕的实验而发疯。但是滑板视频已经让我从小就需要它,就像依赖药物一样,你用的量低于标准,只会激起我对它的胃口;你用的量多于标准,那我可能会引起反感而呕吐了。不过这样的话更好,我的眼睛能够接受比滑板更糟糕的内容了。

滑板的内容出现这么多年,从一开始的收集滑板杂志,滑板影片光盘,到纸质媒体的“消亡”,互联网新媒体的兴起,我们获取滑板内容的方式已经经历过好几轮的变化。现在我们不只是能在各种平台上面看滑板,要“听”的话也有很多账号在做滑板播客,如果可以列出一个清单,“滑板”这一词完全被各种媒体形式包围,滑板的媒体内容逐渐呈现饱和。

无论是什么媒体内容,长时间占据你的身心总归弊大于利(毕竟你也不是职业媒体人),接触得多反而会慢慢忘记滑板的实质是何物,对过量的信息流麻痹。恰当的利用汲取滑板内容,多想想如何健康长久地去滑板,避免上网冲浪过多,这样才是正确对待媒体的姿势,尽管有点陈词滥调,但道理不就是这样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