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轮滑跨界跨项时代的霓虹:亚运会闭幕式中国旗手郭丹

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闭幕式如期举行,担任本次闭幕式中国旗手的运动员,不是泳坛传奇孙杨、不是亚洲百米飞人苏炳添、也不是女排将领朱婷,而是速度轮滑选手郭丹。

速度轮滑由冰上运动衍生而来,与速度滑冰、短道速滑一样,是竞速型项目。甚至在滑行技术层面,都具有相似性。所以“冬冰夏滑”,是北方冰上运动员一直没有弃用的训练方式。韩天宇、陈德全等著名滑冰运动员,都有着早年速度轮滑的竞赛经历。

实际上,速度轮滑在上世纪80年代就有了明确的竞技体育项目归属,和花样轮滑、单双排轮滑球等项目共同划分到中国轮滑协会管理。

讲起轮滑运动,大部分国人的认知停留在休闲运动层面,认为它健康环保、时尚流行等。

从高水平竞技层面,轮滑运动的分类,就像田径运动项目般,10个轮滑运动项目各自己的特色。比如,自由式轮滑、花样轮滑、滑板等是观赏性强的打分型项目,单排轮滑球、双排轮滑球等是需要球和球杆的团体项目……

速度轮滑和奥运会交了太久的朋友,却始终“恋人未满”,之所以这么说,因为速度轮滑是2012年、2016年、2020年三届奥运会的备选项目,也是2018年青奥会正式比赛项目。

同时,速度轮滑是2010年广州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设有6枚奖牌,中国队获得了三银三铜,其中郭丹获得了其中一枚银牌;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速度轮滑设2枚奖牌,其中郭丹获得了唯一一枚银牌。另外,2022年杭州亚运会,速度轮滑已确定为正式比赛项目。

被贴上“非奥项目”标签的体育运动,在中国体育事业的发展总是差了那么口气。速度轮滑就是这样一个介于“专业”与“职业”之间模凌两可的竞技运动。

它不够“专业”,自国内立项发展至今,已经没有任何一支纯速度轮滑的专业运动队的编制了。唯江苏省速滑队,也是一支轮冰双栖运动队伍。

曾经,中国杭州、上海有两支从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编织的速度轮滑专业队伍。30余年后的今天,曾经笑看江湖的“文兵团”,在部队体制改革的时代浪潮里基本落下帷幕。

它不够“职业”,虽然轮滑市场消费人口基数大,但市场关注度相比于其他运动差之千里。全中国,目前还能和职业队沾边的,只剩民营为主、政府补贴为辅的海宁国际轮滑中心所属速度轮滑队伍。

郭丹就是中国目前最具有代表性的速度轮滑、速度滑冰双栖选手。3岁就开始在北京的广场上玩轮滑、滑冰的她,如今已经“奔三”了,身材、年龄都不占运动员选材优势。同场竞技大部分选手的年龄,甚至不到她的“滑龄”。

2018年郭丹很忙。很多眼尖的人发现,这位在8月获得雅加达亚运会速度轮滑银牌选手,3月份才刚参加完平昌冬奥会速度滑冰项目的比赛。

2012年,郭丹获得了我国速度轮滑历史上首个世锦赛成年组冠军。此后,每年速度轮滑全国锦标赛上,大部分运动员拼尽全力去争取的金牌,她几乎都可以用比训练轻松很多倍的姿态获得。7月初的速度轮滑全国锦标赛,她又获得了金牌大满贯。

同样的,在大部分人都觉得玩“旱冰”的比不上滑“真冰”时,她硬生生打破技术壁垒,走出了自己的路。

正式从事速度滑冰训练一年余,郭丹便获得了2016年全国速度滑冰冠军赛女子集体出发项目冠军,同时直接入选速度滑冰国家队参加平昌冬奥会,并获得了集体出发项目的第十名。

2018年8月31日,雅加达亚运会速度轮滑赛场上郭丹获得了银牌,这和8年前的广州亚运会结果相同。唯一代表中国参过两届亚运会速度轮滑运动员郭丹,幽默的表示“这是老天在暗示我,下个四年的亚运会,给我动力,再来!”

2016年7月,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速滑部正式提出“轮转冰”项目,其中就包括速度轮滑转冰上运动。同年,上世纪80年代提出的“北冰南展”战略得到了实质性的进展。

2017年3月,我国冬季运动中心发布了《冬季项目备战2022年冬奥会跨项跨项选材工作总体方案》。意指面向2022年冬奥会,选拔人材进入冰雪运动领域,丰富冬季项目后备人才队伍,充实备战体系。第一批选材来源包括田径、体操、武术、轮滑等项目。转型项目包含速度滑冰等。

探索从制度层面建立一套运动项目跨项跨项选材模式并不容易。但这是“轮转冰”最好的年代,跨界跨项选材,给了郭丹更大的舞台,更多的机会。

郭丹是先驱,她在用实践证明,跨项选材这一种全新的运动员培养方式,将会涌起新时代的浪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