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板攀岩冲浪或纳入2028洛杉矶奥运会小众运动如何破圈出道?

12月12日,2021年湖北青少年攀岩锦标赛在武汉举行,100多名青少年运动员在岩壁上腾挪移动,身形非常灵巧。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今年报名参赛人数过多,加上防控要求,赛委会不得不控制参赛人数。

这是滑板、攀岩、冲浪等小众运动在中国被大众越来越熟知的一个缩影。作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新增项目,严格来说,滑板、攀岩、冲浪等,并非主流意义上的竞技体育,更像是一种潮流生活方式。因兼具挑战性和欣赏性,越来越成为当下城市中产的运动新选择。

在更能体现年轻人消费趋势的小红书平台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搜索发现,与“冲浪”相关的笔记超过28万篇,“攀岩”相关的笔记超过7万篇。各种达人们在小红书上展示这些运动,科普项目规则,连带和这些运动相关的穿搭也一并走红。

据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运动人数正以 39% 的速率增长,预计 2025 年将达到 5 亿人,而其中,攀岩、滑板、帆船、冰雪项目等小众运动的参与人群日益增加。在年轻人的簇拥之下,这些小众运动不断“出圈”,同时也为体育产业的发展带来新的增长点。

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滑板、冲浪和运动攀岩三个项目首次作为附加比赛项目亮相,并将以同样的身份出现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上。

12月10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表示,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建议将滑板、冲浪和运动攀岩纳入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的28个初始比赛项目。此建议是基于滑板、冲浪以及运动攀岩对东京奥运会成功举办做出的重大贡献,洛杉矶2028奥组委认识到这些项目拥有深厚根基。

“奥运会项目总量整体上呈现出相对稳定、小幅度波动的状态,而小众项目的设置数量则呈现逐步增长的态势。”武汉体育产业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武汉体育学院教授王学实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奥运项目设置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产物,既是国际奥委会、国际单项体育组织、举办城市等相关利益主体博弈的结果,又会受到很多经济和社会因素影响。

王学实认为,国际奥委会对入奥项目的考量基于多个方面因素,既要考虑到项目的认可和普及度,也要考虑相关产业和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的联系。“基础好且高经济关联、能体现竞争精神的项目,会更能进入奥运”。

从2020东京奥运会来看,几项入奥的小众运动都表现出可挖掘的商业潜力。根据QYResearch的数据,2018年,全球攀岩装置市场规模从2014年的5.3亿美元增加到6.5亿美元,预计2025年将达到9.5亿美元。全球滑板市场也在以每年3.1%速度增长,2025年将达到24亿美元。

在我国,这些小众运动,也开始受到来自政策面和市场端的重视。以水上运动为例,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数据,2020年,我国水上运动产业总规模达到3000亿元,水上运动俱乐部的数量也超过1000个。

东京奥运会在官网上曾写道:这些项目为奥林匹克运动在全球范围内收获新观众。对于小众运动的创业者来说,他们的感受更为深刻。

武汉市第一家建设在主题商业综合体内的攀岩馆——优胜美岩攀岩馆馆长王亮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1987年,攀岩这项运动才算被正式引入中国,在国内一直处于自然生长的状态。

2017年,王亮在武汉刚开出这家攀岩馆时,每天平均客流量只有十几个。不过随着攀岩入奥,这项运动在市场规划和专业赛事两个维度都取得了飞速发展。中国登山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举办的国际国内攀岩赛事达20场,一年后这一数字就上升至25场,若不是疫情的爆发,2020年原本有30场比赛被列入计划之中。

王亮在攀岩馆里安置了一个大屏幕电视,时常播放国际国内重要攀岩赛事。2020年国庆期间,中国攀岩联赛总决赛在CCTV-5播出。根据中国广视索福瑞媒介研究(CSM)的数据,这场比赛收视率达到0.26%,排名当周体育频道收视率第二,仅次于10月10日上午复播的NBA总决赛第五场。

“更多的人对攀岩这项运动有了了解。”王亮介绍,对于岩友来说,由于馆内攀岩线路更新较快,攀岩馆成为一个更有趣的健身场所。周末和节假日,馆内人流量基本处于爆满状态,一些年轻人组团来打卡尝鲜。“攀岩除了能锻炼到小肌肉群,对孩子们战胜自我、提高意志力也有非常大的帮助”,岩馆里进行培训的中小学生也呈上升趋势。

由于巴黎奥运会将设置霹雳舞项目,今年九月底结束的第十四届全运会上,霹雳舞项目得以首次登上全运会舞台。霹雳舞是街舞起源最早的舞种之一。1969年,美国歌手詹姆斯·布朗在一段表演中的独特舞姿引起了全美轰动,霹雳舞也立即成为美国年轻一代最为青睐的时尚运动。

与霹雳舞本就从城市起源不同,攀岩、滑板等则是从山崖、海洋等进军到城市,从户外运动逐步演化为体育竞技项目。比如滑板前身为冲浪板,被美国加州的冲浪爱好者安装了滑轮后,带向了街头,然后加入了更多玩法。

在中国,尽管有入奥这样的推动契机,这些舶来品运动,要想实现“破圈”发展,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纵观国内一些小众运动相关产业,很难称得上“成熟”二字。有业内人士表示,以滑板为例,除了最基础的器材销售,国内顶级赛事的不足、职业滑手的困境、培训体系的不完善等问题,都亟待解决。

对于攀岩来说,王亮认为,运动员、教练等攀岩人才较少、攀岩产业发展不完善等问题都是阻碍攀岩走进千家万户的重要原因。

对比国外滑板鞋品牌Vans的扩张迅速,中国品牌要想在小众运动赛道用商业化手段实现破圈,仍然需要探索。Vans这个纯正的美国OG滑板品牌,进入中国市场12年,已经从单纯的极限运动装备发展为街头寻常可见的穿搭选择。

此外,从需求角度来看,大多数的需求仍然集中在篮球、足球等头部运动项目。不过,攀岩等小众运动已具备明显的长尾属性,政策利好或将推动产业长足发展。王学实认为,入奥势必会提高小众运动项目的市场关注度,同时进一步促进大众参与度,良性循环中会带来产业需求密度的提升。

今年8月,国务院印发了《全民健身计划(2021-2025)》,我国经常参加体育锻炼人数比例达到37.2%,也就是5亿多人,发展目标是到2025年,带动全国体育产业总规模达到5万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计划中也提到要推动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积极培育户外运动、智能体育等体育产业,催生更多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

相关数据显示,2015-2021 年中国体育融资总额已经超过千亿,过去这些资本重点分布在体育版权、细分项目市场以及健身市场,现在正逐渐向冰雪运动市场、攀岩以及一些小众体育项目转移。

风格转变!北向资金一周净买入逾488亿元,布局大消费大金融板块,减持“宁王”居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