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奥运 中国滑板“从零开始”

奥运会历史上首个滑板女子碗池项目的赛场,23岁的张鑫今天代表中国选手亮相,虽最终未能进入决赛,但与各国滑板高手同场竞技还是让张鑫有所收获,她已开始准备学校的论文选题《中外女子滑板碗池项目发展的比较》。

“先进入决赛,再争取更好的成绩。”张鑫在赛前给自己定下了目标,如果把愿望放到4年前,她对自己未来的规划还是毕业后做个啦啦操教练或当体育老师,“从未想过自己离奥运会这么近。”

2016年,国际奥委会正式宣布棒垒球、空手道、滑板、竞技攀岩和冲浪等5大项目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传闻成真,其实有些意外。”黄强记得,这是中国滑板为备战奥运“白手起家”的启动键。

2017年,作为中国轮滑协会秘书长,黄强迎来前所未有的挑战,“一个面向群众体育的部门突然要为一个全新的项目进行奥运备战,不仅没经验,也没有经验可以借鉴。”他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专访时表示,通常竞技体育项目的备战,需要专业教练组、科研和医疗保障团队、训练基地等,可当时于滑板项目而言,“一切从零开始”。

黄强回忆,为了备战,跨项选材就成了一条推动中国滑板运动发展的“捷径”。张鑫和本次闯入女子街式奥运决赛的曾文蕙均是通过跨项选材加入滑板的。2017年,作为南京体育学院表演专业啦啦操专项的学生,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的张鑫,抓住了滑板递来的橄榄枝。

啦啦操项目中对身体的控制、协调能力以及空中的感觉让张鑫很快在碗池项目上找到优势,但进入正式训练后,站在碗池边上“要下45米”,一度让张鑫情绪崩溃。可这是她成为碗池选手最关键的一步,无法逃避。慢慢尝试下,她挑战成功,也认识到了自己还有未知的潜力。

与张鑫一样,黄强也在不断试错中慢慢接近滑板。当时国内没有场地,在体彩公益金支持下,15个省份出现了15块场地;想组织比赛,但项目没有竞赛规则,在滑板圈内人的助力下,2017年5月便探讨出了一份项目规则;滑手很少有专职教练,通常会根据圈内高手的视频不断练习,可奥运备战,必须有专业的教练作保障;最关键是,滑板的比赛场地鲜有统一标准,每次大赛的赛场设计也是“创意”的一部分,“我们习惯了田径场400米跑道,足球12码罚球点,但滑板赛场很少有固定的标准,这也是项目一大特点。”黄强表示,每次比赛场地的设计图也不会提前很早公布,为的是降低给选手“模式化准备”的机会。

为了让中国选手的滑板呈现不只有技巧,张鑫等队员得到了赴美国训练的机会,“洛杉矶的场地非常多,一个小镇上都有好几块场地,形式多样,非常利于训练。”黄强记得,最关键是当地的滑板文化和氛围,能让从其他项目跨项过来的选手直面滑板的魅力,也懂得这项运动最可贵的创新能力。

害怕奥运会让滑板文化“变质”正是民间滑手们发自内心的担忧。随着对滑板项目了解的增加,黄强强调,不同于其他奥运项目有高度统一的标准,滑板除了看中技术动作的难度和完成度,还看中选手的创意和风格,而这一部分,虽然是容易产生主观影响的空间,更是滑板“街头文化”不可退让的阵地,“可以看出来,国际奥委会在维护滑板文化内核方面作了不少努力。”

在确信和怀疑间徘徊,这也是张鑫长期面临的困境。直到雅加达亚运会上,她出乎意料地拿到了铜牌,创造了中国滑板在亚运会上的历史,张鑫才在内心认定这是其滑板生涯的明确起点,而此时,她练习滑板才8个月。

“其实我们和很多高水平选手还有差距。”张鑫时刻都在寻找学习的机会,例如在美国训练期间,滑手们在各种各样的道具上翻飞,炫目的技巧外还能瞥见颇具创意的“神来之笔”,这种融入身体的“临场发挥”往往能获得满堂彩。震惊之余,张鑫也开始尝试自己的演绎。

同样,在全新的竞赛舞台,中国选手的出现,让很多国际资深滑手也感到新奇,“她们会问我们滑了多久,知道答案后,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2021年5月,最后一场奥运积分赛结束,张鑫在滑板奥运排名进入全球前20位,成功闯入东京奥运会。

尽管,滑板让塞满衣柜的连衣裙变成宽松T恤,喜爱的长靴只能在休息日为了“仪式感”才能出现,但4年间磨坏的数百双滑板鞋和为了当专业选手而放弃爱吃的猪肉,张鑫已经在细枝末节的改变中作出了选择,“我希望能在奥运赛场有所突破,也希望今后能在滑板这条路上走得更远一些。”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奥运会历史上首个滑板女子碗池项目的赛场,23岁的张鑫今天代表中国选手亮相,虽最终未能进入决赛,但与各国滑板高手同场竞技还是让张鑫有所收获,她已开始准备学校的论文选题《中外女子滑板碗池项目发展的比较》。

“先进入决赛,再争取更好的成绩。”张鑫在赛前给自己定下了目标,如果把愿望放到4年前,她对自己未来的规划还是毕业后做个啦啦操教练或当体育老师,“从未想过自己离奥运会这么近。”

2016年,国际奥委会正式宣布棒垒球、空手道、滑板、竞技攀岩和冲浪等5大项目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传闻成真,其实有些意外。”黄强记得,这是中国滑板为备战奥运“白手起家”的启动键。

2017年,作为中国轮滑协会秘书长,黄强迎来前所未有的挑战,“一个面向群众体育的部门突然要为一个全新的项目进行奥运备战,不仅没经验,也没有经验可以借鉴。”他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专访时表示,通常竞技体育项目的备战,需要专业教练组、科研和医疗保障团队、训练基地等,可当时于滑板项目而言,“一切从零开始”。

黄强回忆,为了备战,跨项选材就成了一条推动中国滑板运动发展的“捷径”。张鑫和本次闯入女子街式奥运决赛的曾文蕙均是通过跨项选材加入滑板的。2017年,作为南京体育学院表演专业啦啦操专项的学生,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的张鑫,抓住了滑板递来的橄榄枝。

啦啦操项目中对身体的控制、协调能力以及空中的感觉让张鑫很快在碗池项目上找到优势,但进入正式训练后,站在碗池边上“要下45米”,一度让张鑫情绪崩溃。可这是她成为碗池选手最关键的一步,无法逃避。慢慢尝试下,她挑战成功,也认识到了自己还有未知的潜力。

与张鑫一样,黄强也在不断试错中慢慢接近滑板。当时国内没有场地,在体彩公益金支持下,15个省份出现了15块场地;想组织比赛,但项目没有竞赛规则,在滑板圈内人的助力下,2017年5月便探讨出了一份项目规则;滑手很少有专职教练,通常会根据圈内高手的视频不断练习,可奥运备战,必须有专业的教练作保障;最关键是,滑板的比赛场地鲜有统一标准,每次大赛的赛场设计也是“创意”的一部分,“我们习惯了田径场400米跑道,足球12码罚球点,但滑板赛场很少有固定的标准,这也是项目一大特点。”黄强表示,每次比赛场地的设计图也不会提前很早公布,为的是降低给选手“模式化准备”的机会。

为了让中国选手的滑板呈现不只有技巧,张鑫等队员得到了赴美国训练的机会,“洛杉矶的场地非常多,一个小镇上都有好几块场地,形式多样,非常利于训练。”黄强记得,最关键是当地的滑板文化和氛围,能让从其他项目跨项过来的选手直面滑板的魅力,也懂得这项运动最可贵的创新能力。

害怕奥运会让滑板文化“变质”正是民间滑手们发自内心的担忧。随着对滑板项目了解的增加,黄强强调,不同于其他奥运项目有高度统一的标准,滑板除了看中技术动作的难度和完成度,还看中选手的创意和风格,而这一部分,虽然是容易产生主观影响的空间,更是滑板“街头文化”不可退让的阵地,“可以看出来,国际奥委会在维护滑板文化内核方面作了不少努力。”

在确信和怀疑间徘徊,这也是张鑫长期面临的困境。直到雅加达亚运会上,她出乎意料地拿到了铜牌,创造了中国滑板在亚运会上的历史,张鑫才在内心认定这是其滑板生涯的明确起点,而此时,她练习滑板才8个月。

“其实我们和很多高水平选手还有差距。”张鑫时刻都在寻找学习的机会,例如在美国训练期间,滑手们在各种各样的道具上翻飞,炫目的技巧外还能瞥见颇具创意的“神来之笔”,这种融入身体的“临场发挥”往往能获得满堂彩。震惊之余,张鑫也开始尝试自己的演绎。

同样,在全新的竞赛舞台,中国选手的出现,让很多国际资深滑手也感到新奇,“她们会问我们滑了多久,知道答案后,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2021年5月,最后一场奥运积分赛结束,张鑫在滑板奥运排名进入全球前20位,成功闯入东京奥运会。

尽管,滑板让塞满衣柜的连衣裙变成宽松T恤,喜爱的长靴只能在休息日为了“仪式感”才能出现,但4年间磨坏的数百双滑板鞋和为了当专业选手而放弃爱吃的猪肉,张鑫已经在细枝末节的改变中作出了选择,“我希望能在奥运赛场有所突破,也希望今后能在滑板这条路上走得更远一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