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大学生赤脚行走宣传公益 成立团队帮助山区

新潮的发型、时尚的服饰、流行的电子产品这似乎是人们对90后大学生们最直观的印象。然而,这只是年轻人的一个方面。当社会还在议论90后是不是“垮掉的一代”的时候,暨南大学2011级的港生郑鹏翔已经脱光鞋袜,走上了他的赤脚公益之路,用行动向社会作出了坚定的回答。

“赤脚公益”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名词。大家可能会问,为什么不穿鞋子也能成为一种公益?郑鹏翔和他的团队缘何会闯进“赤脚公益”的世界?这种公益跟传统的公益活动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下面,记者与你一起走进郑鹏翔,走进“赤脚公益”。

郑鹏翔身高1米83,左脸颊有个很明显的小酒窝,这位看起来有些腼腆的高个男孩实在很难让人联想到他在校道上光着脚募款的场景。

谈起自己创办赤脚公益团体的原因,郑鹏翔笑称当年的一个打赌至关重要。“2012年底我参加了一场篮球赛,并和同学打赌,如果比赛输了,就去做一件全校闻名的事。没想到,我真的输了。”

输掉比赛后不久,郑鹏翔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体会到赤脚行走的冰凉触感,想起以前探访清远山区儿童时,他们冬天里依旧赤脚而行。于是,为这群孩子募捐的念头在鹏翔的脑海里油然而生。为了得到更多同学和热心人士的关注,他脱光鞋袜,脖子挂上写满宣传语的照片,在校道上、在学院所在的社区赤足募捐。

那天,鹏翔和另外两个朋友一起去小卖部老板那里收了些纸皮,在这些纸皮上画东西来收集衣服。“我们把纸皮挂在身上站在校道上,很多人以为我是搞行为艺术的。”鹏翔说那天还下着毛毛细雨,两只脚丫都被冻得通红。“几番周折我们收到了一大批衣服但很快发现问题,怎么捐出去?我们连几百块的运费都没有。最后,依靠东拼西凑和朋友的捐助,终于把这批衣服解决掉了。”鹏翔的第一次赤脚公益就在这样狼狈的情境中完成了,而这也是赤脚公益团体成立的最初源头。

当然,跟同学的打赌只是一条导火索,更深层次的原因来自鹏翔从小所受到的家庭教育的影响。“我爷爷以前打火锅的时候,看到乞丐,他会煮一碗东西给他吃。我奶奶平时见到路上有香蕉皮,会用拐杖踢开或叫我捡起来。”鹏翔回忆说,“他们并没有刻意叫我做善事,但却用行动来告诉我。”

赤脚公益团体萌发于2011年11月,在2012年11月正式成立,其主要领导人是暨南大学的港澳生,郑鹏翔便是其中之一。目前赤脚公益团体在广州、深圳两地均有分支。

2013年,郑鹏翔和他的赤脚团队组织了6次公益探访,足迹遍布广东、广西、贵州、云南四个省区,给山区孩子们带去了书本、文具和衣物。利用假期,郑鹏翔组织了关爱留守儿童冬令营、夏令营各两次。“关爱留守儿童暑期夏令营活动”获得了2013年团中央颁发的“圆梦中国·全国第一届微公益大赛百强团队”和“2013年全国社会实践百强团队”称号。

团队发展到现在,会员已经超过60人,财务理事有25人。“每月我们会定期定点探访不同小学。”郑鹏翔解释说,“我们每月一次定点的探访,可以跟他们保持长期的联系。”

郑鹏翔向记者介绍,暨南大学还有一个机构叫“和一群集”,是一个台湾60多岁的老师出资组建的。而赤脚团队常常为这个机构当“前锋”,为它踩点。“我们到当地,只要那个学校条件允许,我们就会把资料给和一群集,他们跟进后会在每个礼拜给小学生上学。”郑鹏翔说。

公益旅游是赤脚公益团体一项重要的公益形式。清远有丰富的旅游资源,如清远鸡、漂流等,为公益旅游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去处。“我们现在周六的时候去公益探访,周日的时候去旅游。”郑鹏翔和自己的队友充分利用自己旅游管理专业的优势,为一些公司员工组织旅游,通过这种形式为赤脚团队筹集运作资金。“老板希望一石二鸟,一来可以去探访,公司形象又得到提升。有两三个公司参与过我们同类型活动了。”

公益机构没有收入来源,可持续发展的前景也不容乐观。“学校有个赢在创新的创业比赛,我们在比赛中赢了一万块,这就是我们的起步资金。”鹏翔说,比赛过后他们认识了EM BA,之后有了义卖曲奇,在义卖曲奇活动上认识了一些老板,这些老板成为赤脚公益团体对外传播的重要桥梁。

鹏翔和他的队友们都有意让“赤脚”在一个良好的商业模式下得到可持续发展,公益旅游就是在他们这种想法中产生的。曲奇义卖活动也是他们商业运作的重要方式。“E M B A组织每个周末上午都有西点,他们愿意给我们义卖,而我们深圳旅游学院也有西餐课,我们做好了就寄过去。”鹏翔说,“曲奇义卖每次都有不同的爱心人士的捐助,不会吃完就算,会有两三千捐款。”

此外,在深入社区收集旧衣物的时候,鹏翔发觉有些破旧衣物不能送给小朋友,但又弃之可惜,于是他萌发了把破旧衣物运到资源再造工厂,加工为再生材料的想法,从而实现二次销售获益。后来,他提出“旧衣物环保回收项目”,并参加了气候组织举办的青年绿色创业计划,获得了“十佳青年绿色创业项目”称号。

2013年下半年,鹏翔开始组织了“爱心骑行活动”。“我们知道这样的活动如果单靠我们几十号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于是想通过公益骑行,在沿途可以做公益宣传。”2014年寒假,鹏翔带领暨南大学和深圳大学21名同学从深圳一路骑行至桂林,在沿途向居民宣传关爱留守儿童的理念,并带着桂林市民对留守儿童的祝福卡片,最后前往云南开展冬令营。

由一个偶然的灵感,到一群公益青年的集合,再到一种理念的广泛传播,一路走来,鹏翔用自己的光脚丫在中国的公益版图上留下了一个个坚定的脚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